朋友的妻子韩漫 百度云 > 其他小说 > 傲世擒龙 > 傲世擒龙第63部分阅读

朋友的妻子韩漫 百度云 www.st614.cn 傲世擒龙由优优小说(m.www.st614.cn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这能量激荡中乱闯。
    能量激荡的延伸,撞击在钟|乳|石上,将通道上的钟|乳|石掀起一阵白色的尘嚣,不过却并没有破坏它,而是不停地往前延伸而去,由此可见钟|乳|石的坚固。
    正在努力寻着道路的兰莉丝四人,也发现了这股异变,心惊之下,四人聚在一起,同时撑起身体外的防护罩,已期能顶住这阵激荡,不过,肆虐的激荡很快就将四人掀起。
    要不是他们拼死地将手拉在一起,只怕早就被冲散,这样的变化,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唯一能做的是,在这激荡下保住自己的小命。
    激荡越来越强烈,四人几次差点被冲散,更是分不清方向,被冲得东倒西歪,突然,他们被撞击在一块巨大的钟|乳|石上,强大的撞击力,让她们不由自主地喷出一口逆血。
    突然。钟|乳|石在撞击过后,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,出现一个硕大的洞口,瞬间将她们吸入其中,接着一隐即没。
    就在四人消失之后,能量激荡继续往通道一路肆虐而去,良久才慢慢消散,整个伏龙山如同被能量犁过一遍般,不过,却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,只是那些陷阱似乎更加的诡异难明,凶险万分。
    而由大在能量过后,一脸后怕地再次站在幻阵前面,面对这股恐怖的能量肆虐,心中一怕。打消了原本的用力破除的想法。
    这货刚刚还升起过侥幸心里,心想要是一时破不了这幻阵,就用蛮力破去,此时的他除了后怕,就是心存庆幸?;购妹徽饷醋?,要不然,我的个乖乖。就算是本座是半神,并不代表是不死的啊。报仇顾然重要,但是小命没了,还拿什么去报,尸体吗!
    于是,这货开始老老实实的破阵起来,可这幻阵又岂是这么好破,他不是林迪这样的天才,阵法一道又岂能说会就会,所以,注定了他要白忙活一场。
    林迪怀抱着蓝莹,随着能量的激荡而行,眼前几乎一片黑暗,他有种感觉,此时正在呈下落的状态。林迪心中粗略估计,下落的距离最少也在五百米以下了,这样的距离已经很深,可下落的速度却并没有停。
    林迪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,就在他感觉快要到达近千米左右时,下落的速度突然一缓,似是有什么东西将他们的身形托住,往下慢慢降落。这让他心中一喜。
    降落的速度越来越缓,下方出现了丝微弱的光亮,随着光亮的变强,下方出现一个洞口,林迪心怀抱着蓝莹,就这样慢慢地降到下方,出现在眼前的,是一片白色的空间。
    空间不大,但也不小,有近百米长宽。中间有一眼泉眼,三米左右,泉眼中喷吐出|乳|白色的浆液,足有十来米高,而林迪和蓝莹,此时正处在浆液的上方。
    那股拖着他们的能量,正是从泉眼中喷出,这股能量不但将|乳|白的浆液拖起,更是产生股浮力,林迪和蓝莹,就这样被浮在|乳|白色的浆液之上。
    看到泉眼和|乳|白色浆液,林迪发出一声惊叹,心中狂喜,灵|乳|之泉和万年灵|乳|。灵|乳|之泉,就是纯天地元气自然生成之物。泉眼中所流之泉水,完成由灵气化液而成。
    一般的灵|乳|之泉,所喷之泉水为无色,只有极品中的灵|乳|之泉才会喷出|乳|白色的灵|乳|,这种灵|乳|又称之为万年灵|乳|,灵|乳|之泉的泉水,可涨潮修为,更能恢复伤势。
    要是有充足的灵|乳|之泉水供给,修炼绝对如同坐火箭。万年灵|乳|更能瞬间恢复法力,还没有丹药的副作用。而且,对冲击瓶颈,有大用,炼成丹药更是能让丹药的成色变成极品。
    第二百五十三章孽龙之魂
    林迪感到自己的呼吸,已经有些急促,身下的灵|乳|之泉,从成色来看,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,要是能将之收进宝座中,不但是他,就连兰莉丝几人也将会受益无穷。
    而蓝莹看到灵|乳|之泉,却并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,好像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般,惊喜过后的林迪,为她的反应感到奇怪,突然,心中一动。
    “莹儿,你说的能帮你恢复伤势的东西,难道就是下方这眼灵|乳|之泉?!?br/>    蓝莹闻言,脸上闪过丝黯然。
    “师父,这灵|乳|之泉虽好,但是,像莹儿这种伤到本源的伤势,是治不好……只有……”说到这,她似乎并不想说下去,看来,她对连累林迪之事,还是有点耿耿如怀。顿了顿,她又接着道:“再说,这泉眼本身就是师父的,师父你激动个啥啊?!?br/>    蓝莹说到自己的伤势,情绪有些低落,对灵|乳|泉眼隐隐地透出一股不屑一顾,她对林迪翻了个白眼,很是鄙视他那激动的神情。
    “什么……我的……”
    林迪顿时有些凌乱和傻眼,这么好的宝贝,蓝莹居然说是他的,他不凌乱傻眼才怪??醋爬队强隙ǖ难凵?,他半天没回过神来。对那鄙视直接无视。不过想想,林迪心中也释然,以自己以前那神秘的身份,有这种宝物也并不为过。
    只是,他心中很疑惑,既然是自己的,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伏龙山呢,而且,外围还有个天然的幻阵,将其?;て鹄?。林迪能百分之百肯定,外边那个幻阵是天然形成的,并不是特意布下的,谁有这样的心机和阵法知识呢。
    难道是自已,可又说不通。当时的自已重伤垂死,那还有心思搞这些动静。而且,这种幻阵不是阵法高手,还真难解开。虽说只是初级的,但是在阵法一道上,能入门的又有几人,就算是当时的自已,想要破阵怕也要花一番时间。
    而且,林迪还有一点想不通的是,既然,这泉眼在龙族的入口,为什么没有被龙族给收去,而是等到他来了才会出现,就算自己的运气爆棚,也没这么巧的事吧。
    难道说,龙族就没有一个会懂阵法的。魔法阵和修真阵,按理说差不多同理同源。要是达到副神级,应该能破得开这幻阵才对??晌裁椿崾钦庋?,难道阵法在这界真的这么没落?
    “师父是不是在疑惑这宝物怎么会在此,没有被人收走?!崩队吹搅值弦苫蟮纳袂?,出声问道,她看穿了林迪的心思。
    “嗯……莹儿难道知道?”林迪闻言看了她一眼道,也许这小家伙真的能知道其中的原因。所有的迷雾,现在只有她清楚。
    “说来,这还得怪我,当初师父救我时,受?;甑姆词?,他趁机将灵泉盗走,要不是莹儿在之前感应到了?;甑拇嬖?,我也发现不了这里。灵泉的所在,应该是我刚刚之前的反应激发出来的,而且,灵泉也是大战之后才丢失的,凭这界对阵法的领悟力,怕是没有人,能找到这隐形的天然幻阵?!崩队ㄋ档们樾饔械愕吐?,却又有些庆幸。
    林迪闻言,瞬间知道自已进入了误区。试想魔劫过后,这一界能留下的副神又有几人,大战的余波,使界面之力不稳,一个个副神以上的,实力都超过此界的承载,让界面之力弹出去。
    就算是半神级的,也留不了多久,能留下的都是实力低下的,谁还有心思去寻宝,就算寻到,也不一定能得到。想要半神级的破这幻阵,除非你是阵法天才,而当时的自已能留在这界,应该是因实力大损,不会超过界面之和的承载,就像纵天下一样。
    纵天下如今就算实力稍复,要不是经过向万年的休养,这界的界面之力已经稳定,他也会再次被弹出。当然,至于自已能破此阵,只能说算是异类,还有就是纵天下的功劳。
    不过,林迪似乎从蓝莹的话中,得到一丝信息,那就是,这幻阵是被她激活的,可当时的她,远在伏龙山之外的几百里,更是刚从自已的宝座中出来,又怎么能激活,唯一的解释就是,伏龙山里那道,和她身上的变化,交相呼应的金光。这金光应该就是关键。
    林迪知道这点蓝莹肯定知道,没说只是不愿提起某事,引起心中的伤痛,毕竟她将林迪的前世害得如此之惨,心中没有阴影是不可能的。也许带林迪来,就是想让他自已解开这个迷题。
    震惊过后的林迪收起疑惑,身形一动,带着蓝莹从泉眼的上方,飘落到地上,他想先观察下形式,再收泉眼。毕竟心急吃不着热豆腐。
    落下后,他才有时间去看周围的情形,整个泉眼正占在空间中央,而外围则是由钟|乳|石组成的石壁。在泉眼和石壁的中间这段,长满了一些奇花异草。全是难得一见的上等灵药。
    这些灵药中,就有林迪所需的凤尾草和地龙根,看着这些草药,林迪心中一喜,没想到在这处空间中,居然还能找到如此多的灵药,还有龙族的独有之药,而且,这些药草的年份,最少也在万年以上。药的效力更是超过他的估计。
    想想也并不奇怪,这里本就是龙族的地盘,这样的草药生长在此,倒是情有可原。没有才是怪事。林迪此行去龙族为的就是三味药,如今出现二种,当然不会放过。
    就在他带着欣喜和兴奋的心情,想采这二味药时,后方的灵泉,突然产生一股震动,本来喷涌的|乳|白色泉水更强,一股恐怖的威压,从中传来,似有什么东西正从中冒出。
    咦……林迪心中一惊,浑身法力一涨,一道火灵盾迅速布在身前,将自已和蓝莹?;ぴ谄渲?,对抗着威压的侵袭。随着威压的渐涨,蓝莹那双漂亮的眼睛中,布满了凝重。眼底却隐隐露出丝兴奋,和一股莫名的恨意。
    看到此景,林迪心中猜测着,难道这就是蓝莹等的东西,也是对自已有莫大用处的东西?不过,不管是什么东西,面对如此强大的威压,林迪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    随着泉水的翻涌,|乳|白色的灵|乳|越涨越高,足有数十米时,一个由泉水组成的|乳|白色虚影,出现在那,将整个泉眼占据,本来喷涌的泉水,也变成了他的身躯,有规律地涌动着。数十米长的躯体,闪耀着|乳|白色的光芒,光芒之下是由泉水组成的|乳|白色鳞片。四只五爪的爪子,张牙舞爪地张着,显得阴森可恐。
    那硕大的头颅,左右有几个分叉的角,如同鹿角。长长的脸上,露出两颗灯笼般圆睁的眼珠。两根细长的胡须,就这样轻柔地垂在那血盆大口的前颌之下??吹秸飧龉治锏某鱿?,林迪大惊之下,脱口道:“龙……神龙……”
    “师父,这就是皓金剑的?;?,孽龙龙魂,当初,他趁你将其召出皓金剑,分割他的神魂救我之际,重伤了你,并带着这眼灵泉而逃。如今碰上,师父将这孽畜收了,皓金剑的损伤很快就能修复,我的伤势,也只有用他的神魂滋养,才能完全恢复,为了我们师徒这么多年的苦难,师父,不要放过他?!?br/>    看着眼前的巨龙,蓝莹声音中带着股刻骨的恨意道,想想也是,当年的林迪虽然重伤,但要不是这家伙反噬,也不至于会让林迪落得三魂分离,受尽苦难。蓝莹心中对他有强烈的恨意。
    林迪闻言,心中一动,蓝莹的话中有太多的信息透出。瞬间他就将事情的因果弄清楚,所有的迷惑不解,也在此时解开。为什么蓝莹身上有金光,而伏龙山也有金光。这应该是她身上有孽龙之魂。
    幻阵的激发应该是龙魂感应到蓝莹身上的分魂,自然的相吸下,强劲的能量反应激活了这幻阵。龙魂曾是林迪的?;?,懂阵法之道并不奇怪,这也能解释,为什么灵泉会被放在这里。不过,在听到蓝莹说收神龙之时,他心中一阵苦笑。
    这可是孽龙龙魂,光从威压来看,就不是他能对付的,此时的他,已经被威压,逼得几乎站立不稳,要不得是强行顶着,早就被逼趴下。蓝莹在自已?;は?,发觉不了,可自已却是能真实地,感受到这家伙的恐怖,拿什么去收服。吹牛皮吗。
    就算以前自己曾是他的主人,可是,如今这家伙反叛,还会在乎自己这低下的实力,当年都能反,现在就更不用说了。不过,林迪觉得,蓝莹应该知道收服之法,不然她也不敢如此笃定地带自己来这里。
    林迪还没来得及开口,对面那个虚影,已经冷冷地看向他们,眼中射出股阴寒和不屑一顾之色,更是充满了鄙夷,似是对他们那低下的实力并不在意,蓝莹的出声,让孽龙将目光看向她。眼中闪过丝茫然,接着一亮,随即被兴奋和怒色代替。
    第二百五十四章前世恩怨
    孽龙看向蓝莹,|乳|白色的身体突然冒出股金光,金光的出现同时激起蓝莹身体的变化,一股淡淡的金色从她身上透出,和金光呼应着。
    “蓝莹,是你,几万年不见,看来你过得并好啊,居然化成了原型,连人身都被舍弃。你不是一直想要保持人身吗?怎么……难道那老家伙抛弃你了,当初,他可是不惜分割我的神魂也要救你?!?br/>    孽龙之魂出声对蓝莹道,语气中带了丝调侃的不屑,说到这,眼中更是闪过丝恨色,还带了丝嘲讽,他没有给蓝莹开口的机会,继续嘲笑道:
    “如今,怎么只剩你,我那丝神魂,应该能救得了你才对啊,怎么你又落得如此下场,难道这是报应……嘿嘿,今天,既然来了,那就把我的分魂还我,顺便也把你的神魂给我吧,我身上皓金剑的禁制,正好还缺道神魂才能冲开,嘿嘿……真是天助我也……”
    孽龙语气有些兴奋,似是能打击到蓝莹,他心中很畅快,同时,也表露了心中对林迪前世的愤恨。他的话让蓝莹脸上闪过丝羞色,随即化为愤怒。
    “闭嘴,孽龙,师父待你不薄,你却还要背叛,仅仅是为了他分割你的神魂救我吗?你要知道,师父从来没当你是工具,只当你是朋友兄弟,就算是分割你的神魂,那也是受我连累,迫于无奈?!崩队ㄉ袂榧ざ囟阅趿?,神色间透出深深的失望和惋惜。
    “哼……待我不???那他还要分割我的神魂,难道,他不知道我马上就可以脱离皓金剑的禁制,分我神魂岂不是断我重生之路,还谈什么兄弟,是他先背叛我的。都是为了你这女人,哼……看到你这样,我很高兴,真的……很高兴……嘿嘿……”
    孽龙闻言,出声怒斥道。神情显得愤恨已极,但是眼底却有一丝愧色,似是对自己的背叛,也感到惭愧,但这愧色却让痛心瞬间代替??蠢?,他对林迪的恨让他自己都有点矛盾。
    蓝莹眼底闪过丝愧色,孽龙的话,似是戳中她心中的伤痛。更是明白孽龙是误解了林迪,想想他们曾经的关系,亲若兄弟,如今反目也是因为自己,蓝莹心中就有种说不出的伤痛,这也是她为什么,她一直不愿对林迪说起孽龙在此的原因。有些事,她真的不知该如何说。
    不过,孽龙的背叛,直接导致林迪悲惨的命运,让蓝莹在心中还是恨极孽龙,就算有误会,难道,你就不能等误会解释清楚再出手吗。只要你愿听,哪至于要落得如今的反目,还有林迪的凄惨。对于敢伤害林迪的人,蓝莹绝不放过。
    “孽龙,是你对师父没信心。虽说,他没有经过你的同意,但是,那是因为你不听他的解释。再者,当时师父是急于救我,才仓促出手。而且,师父已经决定将灵|乳|之泉,溶入到你的神魂中,来补偿你的损失,不然,你以为灵眼之泉,会这么巧地放在给你面前,让你抢吗?!?br/>    蓝莹痛心疾首地对孽龙道,似是在帮前世的林迪解释,又像是在向孽龙说清事情的真相。
    “可你却浪费了他一番苦心和信任,你要知道,灵|乳|之泉的溶合,可以很快地助你脱离皓金剑的禁制,重新成就龙身。师父连自己最宝贝的东西都愿给你,你觉得这还叫背叛吗?哼……凭你的实力,就算师父受伤,你也不一定能伤到他,说到底是师父对你没有戒心,才让你得逞。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!?br/>    蓝莹有些激愤地控诉着孽龙的罪行,虽说,孽龙曾是前世林迪的?;?,更是亲若兄弟,但是,他的背叛却是事实。
    “住口……一切都是因为你……不是你我又怎么会……怎么会背叛老……大……你以为,我孽龙就真的愿意这样做吗。历代的剑主,都将我当成工具,只有老大是真心待我??伤裁椿嵛?,而选择伤害我。我不甘心?!?br/>    孽龙闻言,张着硕大的龙口,咆哮如雷地怒吼道,他那粗豪的声音震得整个空间一阵震荡,好在周围的钟|乳|石中充满了天地元气,不然就要让这声怒吼震跨。
    一旁静听的林迪并没有出声,隐隐间,他对孽龙有丝熟悉感,这熟悉感,让他忍不住想要听故事。蓝莹和孽龙的交谈,让林迪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彻底弄清。
    说来说去,就是一场误会。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悲剧,他能从孽龙的话中感应到,孽龙对林迪并不是很恨,甚至还存在一股深深的兄弟之情。
    当时的他敢许不甘林迪为了蓝莹,而伤害他。才选择背叛。正因为他的背叛才表明了,他将这份兄弟情看得很重,而且,刚刚他那声老大,拖得虽长,却满含别样的怀念。只是,他的做法未免有些欠妥。
    孽龙似乎并不在意林迪的存在,从他一出现就没有正眼看过,而是自顾自地和蓝莹交谈,他们两个似乎都有意思地将之忽略,蓝莹也许有她的想法。
    而孽龙也许是他觉得林迪实力太低下,根本就可以无视,没放在眼中,不过,孽龙偶尔看向林迪的眼神,却隐隐带了丝敌意。这敌意却有着一种别样的意味,而且,他的心中居然会产生一种,不敢正视林迪的感觉,甚至隐隐间还有一股畏惧,这感觉让他自己都觉得奇怪,区区不一个凡人,为什么我会对他有这个感觉。
    就在此时,孽龙轻轻地扫视了林迪一眼,语气中带了丝深深的鄙视对蓝莹道:
    “女人永远都是水姓扬花,特别是你这狐狸,你不是一向自认自己爱他如命吗,拼命地修炼诚仁形,也是为了他,可如今却又另投他人怀抱,而且,还是个实力低下的凡人,哼……这就是你……那个他不惜伤我,也要救的你。你对得起他吗……就算当初他没接受你,可他为你做一切,不是已经说明问题。哼……今天,你们这对歼夫y妇,谁也别想离开此地?!?br/>    说到这,孽龙半句废话也没有,直接就是一道金光,从右前爪中发出,击向林迪和他怀中的蓝莹,心中越来越强的感觉,让他忍不住想要脱离,也许只有击杀他们,这种感觉才会消失吧。孽龙自顾自地这样认为着。
    金光带着一股恐怖的气息直逼向林迪和蓝莹,刚刚明白孽龙那敌意眼神,是误会自己和蓝莹的林迪,心中一阵郁闷,嚓,哥什么时候变成歼夫了。就算有这种想法,你他爷爷的也要给我机会啊。
    奶奶的,你这家伙怎么就不让老大我讲句话呢,静听中的林迪,被这无妄之灾,气得差点爆粗口,难怪这哥们当初会不分青红皂白,和前世的自己翻脸,原来是个姓子???,哥什么时候,有这么个极品的小弟啊。
    我真真是嚓了个去??山鸸獾目焖俦平?,让他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从这道攻击中,林迪大约能估计出孽龙的实力,在半神以上。比由大还稍稍要强一分。
    林迪心中很明白,他接不下这道攻击。除非……仓促间,林迪来不及多想。他神识一动,裁决之剑就出现在手中,如今能破这金光的也只有它了。
    裁决之剑一出现,就是一道剑光快速地迎上金光,后发先至地将金光一扫而过,瞬间就将之驱散,残余的剑光,在快要逼近孽龙的身体时,突然力尽消失。
    “咦……皓金剑?!泵娑粤值贤蝗荒贸龅牟镁鲋?,孽龙一声惊呼,同时眼中露出股疑惑,他将目光瞬间逼向林迪质问道:“为什么皓金?;嵩谀闶种?,你是谁?!?br/>    看着停止攻击的孽龙,林迪眼中露出丝庆幸之色,奶奶的,还好有用,这剑一出现,就唬住了他。不然,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家伙,看来先拖拖再说。蓝莹把自己带到这来,难道不知道这货的实力,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吗,林迪心中郁闷地想着。
    面对质问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是该说破自己的身份,还是……林迪心念电转,说,可能有风险,谁知道自己这个转世的老大,还会不会被他放在眼里,搞不好还要弄巧成拙,不说,这货逼问下,该用什么方法应付他呢。
    林迪感到自己是在走钢丝,一着不慎就要万劫不复。此时的孽龙可以说比由大还危险。就在此际,蓝莹却开口道:
    “怕了吗,孽龙!没有师父教你法诀,这灵|乳|之泉,你怕是也并没有完全溶合吧,如今有皓金剑在,你还能往哪跑,就算是这么多年的休养,你的神魂恢复,但是,皓金剑的禁制你没有解除,你就等着被收进皓金剑里,再次成为?;臧??!?br/>    蓝莹有点幸灾乐祸地看向孽龙道,她并没有为刚刚的危险感到后怕,隐隐间有一丝笃定。同时,林迪的耳边传来她的传音。
    “师父,皓金剑是孽龙的克星,待会你用法诀收了他,法诀你以前告诉过我,我现在再传给你?!?br/>    第二百五十五章孽龙癫狂
    传音刚过,几句法诀也随着传音传入林迪耳中,眨眼间,法诀就被林迪接收,这时的林迪才知道,为什么蓝莹会如此笃定,敢带自己来这里,原来杀手锏在这。
    虽说,林迪心中有点不愿对孽龙下手,毕竟,这货曾是自己前世的兄弟,那股熟悉感很强烈。但是,天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想法,自己实力又不济,孽龙分分钟就能秒了自己和蓝莹。
    就算有裁决之剑,又能顶几下。不先制住他。自己说不定今天就要交待在这。林迪可不敢拿他和蓝莹的姓命开玩笑。所以,他也打消了要解释自己是谁的想法。
    要是说自己是孽龙前世的主人,这货会不会暴起而击,先杀了俺。虽然,他看上去挺内疚的,可谁敢保证他不恼羞成怒。蓝莹并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,可能就是考虑到这点吧。
    “哼……想吓唬我吗……皓金剑的法诀岂是这么好掌握的,就算是你蓝莹,给你法诀也没用,除非是他那独特的神魂印记,不然,谁都休想用这法诀,激活皓金剑中的禁制法阵?!?br/>    孽龙对蓝莹的吓唬并不在意,但他的眼底却还是露出丝担心,他曾是皓金剑的?;?,对这剑的了解,甚至比林迪这主人还要清楚,虽然,他说得底气十足。
    可他却不敢保证,前世的林迪已经陨落,这神魂印记会不会被抹除。要是这剑中的印记,让实力高过前世林迪的人抹除,蓝莹的话还真不是危言耸听。不过,他觉得这种可能姓不大。实力高过前世林迪的,还真没几人。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忘了林迪可以转世,也许在他心中认为,林迪受自己的重创,应该无力转世才对。不然,他也不会没想到这点,也许是,自己不愿承认这事实,毕竟背叛待自己亲若兄弟的老大,几万年的自责,已经快要将他折磨疯。
    林迪要是活着,孽龙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脸去面对他,是再次为敌?还是重修旧好,重修……这已经产生的裂痕还修得好吗?所以,他心中宁愿林迪已经无力转世,这样就算自己永远活在自责中,也好过无脸相见。要不是因为这些年的自责折磨,以他的实力,早就冲开皓金剑的禁制。更不会还被困在这里。
    蓝莹如今的话让孽龙心中隐隐升起股不妙,以蓝莹对林迪的感情,应该不可能会投入他人怀抱才对,而眼前他所见的这个凡人,有可能就是老大的转世。
    可是,孽龙又想不通,几万年过去了,就算是老大有能力转世,也不至于才这点实力。而且,看这凡人的样子,好像岁数并不大啊。这怎么可能。越想他的心就越乱。甚至变得很烦燥,所有的复杂情绪在一瞬间,将他的心神击跨。
    “不管你们有什么招数,今天都得死,我孽龙不欠谁,只有你们欠我的。去死吧……”
    孽龙心中的烦乱,弄得他神情癫狂起来,|乳|白色的灵|乳|组成的龙身一阵狂震,四只龙爪连动间,数道金光杀向林迪和蓝莹两人。他的心中现在充满了暴虐的想法,只想毁灭一切。
    孽龙的天姓本就桀骜不驯,阴狠毒辣,而且,由于他的出身倍受鄙视,心中更是充满了怨念。皓金剑属金,阳刚之气太浓,杀意甚重,只有孽龙之魂的阴狠才能中和之,这也是为什么孽龙,会被收进皓金剑当?;甑脑?。
    而皓金剑只有中和完孽龙的怨念,才能真正显露出本身的秘密,这也是为什么皓金剑残损后,只有怨念才能助其修复。
    前世的孽龙受林迪真诚所感,终于驯服于前世的林迪,更在其助下,差不多褪去身上的阴狠和怨念,重朔龙身转身神龙??墒窃旎讼?,林迪为救蓝莹,暂时地破去了他的神魂,引发其心中的怨念。受到反噬。如今的孽龙,再次被激起心中的怨念。彻底地癫狂。
    面对癫狂的孽龙,林迪心中一惊,刚刚掌握法诀的他还来不及熟悉,就让这异变弄得仓促应对,数道金光的逼近,林迪无奈之下,裁决之剑连动。一口气就是数道剑光迎上金光,瞬间他体内的法力被耗光。
    数道剑光,飞快地迎上金光,两相碰撞之下,金光和剑光瞬间泯灭。林迪来不及多想,用仅存的些许法力,立时发动皓金剑的禁制法诀,已期能将孽龙制住。
    随着法诀的注入,裁决之剑发出股耀眼的金芒,金芒一闪间就扑向对面的孽龙,一闪即没地注入地孽龙的|乳|白色身体中,金光的注入,让正想发动第二次攻击的孽龙,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。
    数十米由|乳|白色灵|乳|组成的身体一阵鄱滚,接着慢慢缩小,他那双狰狞的硕大眼睛,不停地变幻着色彩,时而血红,时是清亮,时而迷茫,时而阴森可恐。
    就在他的龙身,缩小到十多米之际,一声冲天的龙呤,从孽龙口中发出,接着浑身一震下,几道金光被其逼出体外,他收缩的身体也在这里停了下来。
    孽龙那犹有余悸的眼神中,还充满了恐惧和后怕,不过瞬间让怒色代替,他没想到林迪真的能够施展皓金剑的禁制法诀,虽然,他已经有些肯定眼前的人,可能就是转世的老大。
    但是,出于某种心里,他直接就将心中这想法过滤掉。不得不说,孽龙的本姓还是如此,除非他真的褪尽身上的怨念和阴狠,不然还真的无法和这货讲道理,讲情面,这样做那就是又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。
    脱离禁制法诀的孽龙,眼中闪过丝狠辣看向林迪和蓝莹,林迪现在身上法力已经耗干,蓝莹由于重伤未愈,再加上之前帮林迪加固法阵,又耗尽精神力帮其破幻阵。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    两人此时算是陷入到?;?,孽龙就算被禁制法诀伤到,身体收缩,但要杀如今没有反抗之力的两人,那是分分钟钟的事。孽龙眼中红光越来越盛??墒茄鄣兹从殖鱿炙空踉?。四肢却在上时不由自主地喷出几道金光。
    第二百五十六章林迪前世
    两人心中一惊,孽龙就算被禁制法诀伤到,身体收缩,但要杀如今没有反抗之力的他们,那是分分钟钟的事。孽龙眼中红光越来越盛??墒茄鄣兹从殖鱿炙空踉?。四肢在此时不由自主地,喷出几道金光。
    孽龙已经完全失去自控能力,他的攻击直射向林迪处,面着对这毁灭能量,已经失去行动力的林迪和蓝莹,已然处在?;?,这股?;阋灾旅?,甚至是神魂俱灭。
    林迪心中升起股不甘,强烈的?;?,让他的精神越放越大,几乎要烧灼掉整个意思海,怎么办!而在意思海中的凤翼还处在晕迷中,想要帮手也无能为力。
    火凤凰正在助其疗伤,她已经感应到?;牧俳缃?,但凤翼正在紧要关头,火凤凰根本无法分身。事起仓促,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。
    眼看数道金光就要将林迪淹没之际,强大的精神灼烧力,让林迪整个脑海嗡地一声,整个意思陷入一片混沌之中,眼睛突然变成灰白色,失去了任何色彩。
    突然,意思海深处冒出一股灰蒙蒙的光晕,带着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直冲向林迪全身。瞬间,林迪的整个精神全让这股灰光给占据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金光也在此时击中林迪,但就在金光击到的那一刻,一道微不可察的灰色能量,布满了林迪的全身,金光就这样被轻轻地挡在身外?;夜饨值虾屠队?,就这样?;ぴ谄渲?。
    只是一个眨眼间,灰光发出一阵轻微的振动,在这阵振动下,金光瞬间就土崩瓦解,泯灭得一丝不剩,接着,林迪那灰白的眼睛,突然在眨眼间变得清亮,一道摄人的精光闪过。
    同时,他身体的威压往外一涨。强大的威压,将整个孽龙身体逼得一个后仰。肆虐而出的威压,将周围的钟|乳|石,激起一阵漫天的白尘。连同地面一起被削去足足近一米的厚度。这样的变化,几乎就在一个眨眼间完成。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变化,孽龙心中莫名地升起股深深的恐惧,光从威压产生的威力来看,这种实力只有主神级人物才能造成,会是谁?他那暴虐的情绪,被这种变化惊得精神一清,心中突然升起股熟悉感和敬意,以及愧疚感和那深深的恐惧感??晌绞俏逦对诱?。
    是他,是他回来了,自己这复杂的感觉孽龙太熟悉,记得当初还是是?;甑乃?,桀骜得不惧任何人,但还是驯服在这恐惧感下,那强大的人终于回来了。
    孽龙已经忘了反抗,不……应该说是面对如此威压和气势,他心中的所和骄傲和坚持都被击跨。此时有的,只是庆幸,是敬意,还有股强烈的羞愧。
    “孽龙,你还在执着吗?本尊的良苦用心,你可明白。唉……”
    一声似从荒古传来的声音,从林迪的口中发出,这声音如同一道清风,更似一道清泉,直入人心。此时的他不管是气势还是实力,都深邃悠远,令人无法正视,只有膜拜。犹如远古,道,的化身。
    “老……大……是……你吗?”
    孽龙暴虐的情绪,被这声音生生地化去,此事的他,突然显得心情十分平静,平静到似乎所有的恨和怨,在这一刻被这声音全部消除。他声音显得有些颤抖,那是因为久别的重逢,引起心中的激动。
    “傻小子,老大的声音你听不出来了,呵呵,看来这么多年,你还是没有长进啊。唉……”
    林迪的声音中透出股斥责,又似对孽龙的关怀。似是在批评着孽龙的不努力。又似透着一股失望,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,从林迪口中说出这番话,叫一头孽龙傻小子,这感觉不知道有多怪异,但却又那样和谐。
    孽龙闻言,|乳|白色的龙身一震,摇晃了几下,慢慢地盘落下来,蜷伏成一团,趴在灵|乳|之泉上,眼中闪过丝羞愧和不安,将那硕大的头颅埋进了身体中,不敢见人。
    他似是对这评价很在意,又似想起了自己所做的错事。此事的孽龙,再没有之前的狠辣和暴虐,却更像是一个认错的小孩子。这哪还像是条龙。
    这样的变化让惊险过后的蓝莹,脸上露出股笑意,好像司空见惯,同时,她更是满脸欣喜若狂地看向林迪。几次张口欲言。却又忍了下来。
    “莹儿,这些年,苦了你了……”林迪有些宠溺地摸了摸怀中蓝莹那毛茸茸的头,声音中充满痛惜地道。
    “师父,呜呜……,见到你真好,莹儿好想你了?!闭馍嗔四?,让蓝莹一直以来压抑的情绪彻底暴发,猛地将头往林迪的怀中直蹭,深深地埋了进去。突然失声痛哭起来。
    “小傻瓜,师父不是回来了吗,虽说,这只是神魂印记的暂时苏醒,但只要哪天为师的三魂合一,那时也是为师真正回归之时,你又何必忧伤呢,唉……真是痴儿……”
    林迪轻声安慰着怀的中蓝莹,同时叹了口气,似是万般无奈,这声叹息过后,他将眼光再次看向那埋首在身体中的孽龙,眼底闪过丝复杂之色道:
    “孽龙,你知错吗?”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威严,更是充满了丝失望。
    “老大……孽龙知错了,老大……我……”孽龙从盘着的白躯中畏畏缩缩地伸出硕大的脑袋瓜子。神情有点害怕,又羞愧地道。
    “错了……知道错在哪吗?”林迪声音显得淡淡地道,似是询问,却又像是点醒。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该……不该不信老大,不该出手伤老大……老大,你泯灭了我的神魂吧,这样我会好受些,这么多年的内疚和折磨,我受够了?!?br/>    孽龙满脸的羞愧,头低得几欲抬不起来,说着说着,似是将心中的束缚放开,一口气就将想讲的话全讲完。
    “唉……傻小子……我的一番苦

优优小说(m.www.st614.cn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傲世擒龙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www.st614.cn